熊锐校友在校友论坛上的发言
发布人:法学院  发布时间:2018-12-16   浏览次数:10

发言人简介:

熊锐,经济法专业国际商法方向1999届校友。现为泰和泰律师事务所成都办公室律师,其主要执业领域为刑事辩护与合规性审查、公职人员及民营企业高管刑事法律风险防范、公司商务及民商事诉讼协调、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及理财规划,尤其擅长对刑民交叉法律问题争议的处理以及重大项目商务谈判。

各位老师、各位校友:

这会儿站在母校讲台上的发言,我想从接入一个片段开始:今早一直想喝一碗南京地道的鸭血粉丝汤,但从酒店出来找了一大圈都没有遇见,没想到在我准备放弃这个打算的时候,最后一次执拗的尝试却让我在后校门旁的一家小店喝上了……从后校门走进学校,老图书馆还是原来的样子,只是它的外墙颜色刷成了淡黄色,下面还是那四个字——“情系河海”!这就想起了1995年的那个夏天,当时我们法学院的前身还是叫社会科学系,系里有个小报叫《社科之声》。作为那年的新生,我在大概是10月刊上发表了一篇文章叫做《缘系河海》。那时候,主要表达的是当年高考,我超出公安大学调档线50分没有被录取,然而又在某财经大学调档之前,机缘巧合地被河海录取来到南京的一种人生境遇似乎已冥冥注定的思绪……然而,我现在想说的是,缘系河海、感恩河海。在母校四年的求学生活经历铸就了我在未来的人身阅历中,拥有了一种“只要心中有梦,就能在逆境中一路向前,永不言败”的韧性。——这种韧性我不知道用英文Cure Yourself Of Unhappiness来表达是否贴切,但可能因为我做刑事审判和刑事辩护较多一些吧的,喜欢套用“情节”,这里就姑且将这种“韧性”定义为“河海情节”吧!

各位校友都看到了,我个子有些高——190呢,刚才在闻天馆外照相的时候还被师傅接连从第二排调整到了最后一排。你们一定会认为我是体育生,其实我不是,我大二才毛遂自荐进的校篮球队。大一那会儿为了进校队,几乎每个没课的下午都会在游泳池下的健身房自己炼小肌肉,错过了打“大排”、“肉圆”的点儿,就请我下铺的兄弟——现在江门海关的吕锦球科长帮我打四个馒头一碗粥……后来成了河海大学篮球校手,高中的同学来信还以为我一定是常常坐着校车、带着女朋友出去参加CUBA南京赛区、江苏省十四届运动会,去扬州、宜兴打表演赛。但真实的情况是,南京的冬天刺骨冷,我早早地刷4.5块在校本部学生城二楼吃到一份加姜块的牛肉汤后,就得赶去占一个不透风的位子上自习。图书馆、北教、管理楼、工程馆、水利馆,一直到师傅吆喝着要关灯了……还记得当年考研有一本指定参考书《法理学》,一共374页,我把它背了8遍,考了88分。时间到了2006年,我被下派到一个乡下派出法庭锻炼的时候第三次参加国家司法考试,结果那年的卷四有一道题就是要论述“法的渊源”,在河海考研时留下的那本《法理学》中关于“法的渊源”的记忆痕迹依然历历在目。那年我终于通过了司法考试,刚好360分!

虽然大家看到屏幕PPT介绍我目前的职业是泰和泰律师事务所成都办公室的一名专职律师,其实我的职业经历比较丰富,也可以说是多岗位锻炼吧:1999年毕业后回到家乡——四川省眉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从书记员做到装备处副处长、审监庭副庭长,期间还获得了四川全省法院系统办案能手、调解能手的殊荣。而我根据自己承办案件撰写的调研文章《“康复费、护理费”能否纳入医疗事故赔偿范围——兼议医疗损害赔偿案件的法律适用》,发表在了中文核心期刊《法律适用》2009年第4期,并有幸获选上传载于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民商法律网(http://www.civillaw.com)。2011年,我通过成都法院系统优秀法官遴选考试,调入成都市锦江区人民法院刑庭工作,期间曾荣立三等功、获评全市法院优秀庭审法官,学术论文亦被评为四川法院系统第十四届学术讨论会二等奖,并载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学术委员会编《法院审判与管理研究》。2015年初,我调中共成都市锦江区纪委任副处级中层正职纪检监察官员。同年底,我辞职加盟泰和泰律师事务所,并师从现任四川省律师协会会长程守太律师,学习如何从事律师业务。在泰和泰这样一个以房地产、金融、并购为主业态,年业务量逾五亿的中西部最大律所,我调整心态、及时“清零”,在二年半的团队律师及一年多的独立执业中逐步形成了一个“以刑事辩护、刑事合规性审查为主,同时对于重大刑民交叉法律问题能够妥善应对争议处理”的执业LOGO……

当然,会前徐军老师让我在发言中再谈谈对母校发展建言的话题。对此,我想说的是请我们学校今后一定在我们四川保持招生的名额,因为我听说我们学校自前几年开始已经暂停在四川招生了?是否确切,需要了解一下。其实呢,在我们四川的政法系统,一旦聊到校友情节,通常都是什么西政啊、川大啊,很少能够碰见我们河海的。但是,一旦碰见我们河海校友的时候,第一时间带给我的就是,他(她)一定在骨子里同我一样拥有之前我有提到的那种“能在逆境中一路向前,永不言败”的河海情节。比如,前年我通过徐军老师的介绍认识了就坐在台下的法学2006届的陈伦师弟,他和我在同一家律所执业。通过简短的接触,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是跟陈伦师弟而不是跟其他律师合作,共同维护我的一些优质客户的法律需求。因为我觉得他既然是我们河海校友,就一定具有能够吃苦耐劳、恪尽职守的职业品行!到目前,我和陈伦师弟已在诸多诉讼及专项上保持着非常密切的合作……此外,还要对已经在我们四川律师界非常成功的经济法1988届、也就是我们河海法学“黄埔一期”毕业生黄琼师姐的提携表示感谢!最后,我想再借用1995年写的那篇《缘系河海》中的一些词藻表达一下我们河海法律人的“韧性”——我坚信:在梦想面前,任何坎坷都不过是终将会随风而去的云团;不管生命中注定会有多少黑暗、多少寒冷的岁月,只要心中还有梦,就一定会迎来自己的“春季”,让满树温暖的花瓣照亮周围的辽阔天宇!

我刚才的发言些许有些“散”,不过却是真情流露,希望大家能够包容。